也汣

站穩昊昀永不言敗。
糧少弧長但一片赤誠之心。
吃昊昀的同志們,我們聊聊。:)

刘昊然x张若昀。 刘源「2」

Rps雷勿入。
吃昊昀的同好們,這個群了解一下:681985366
暫不更了,三個月後回來。
Ooc注意。


 

 

 

 

 

 

 

 

 

好在尴尬的气氛并未维持多久,剧组便叫了他们过来开始拍摄第一镜。刘昊然有些无措地整理了下身上穿的校服,不好意思回头看欧阳,只微低着头向导演那儿走去。

 

 

 

 

《北京爱情故事》的剧本是刘星阳与宋歌二人先相识再是去万春亭看日出告别,而在拍摄的过程中却是将结尾与开头颠倒。对于导演与老演员们来说,这是稀松平常的。而对于刘昊然这样毫无经验的演员,却着实有些为难。剧组为了资金与场地会将拍摄的顺序做调整,但剧情的跌宕起伏和感情的由浅入深是无法改变的,很有可能痛彻骨髓的分离却在两人相遇之前。

 

 

刘昊然的拍摄过程当然是极为不顺利,与欧阳的对戏尴尬而又僵硬,怎么都演不出那种若即若离的暧昧。几次三番的重新来过后,导演只好喊了暂停。那边的编剧跑来给二人指导了些演戏技巧还有人物心理的走向,便让他们再次尝试拍摄。可实践总需要过程,而距离日出的时间已所剩无几,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心急。在摄影有些不耐烦地指导走位下,刘昊然愈发紧张,连台词都念得断续颤抖。

 

 

导演见此状况,挥了挥手停止拍摄。将那边一脸懊恼的刘昊然和有些手足无措的欧阳喊了过来,轻轻捏了捏他们的肩,为他们打气。

 

「别紧张,万事开头难,何况你们互相之间也并不熟络,多相处交流下,放开些,别紧张。」

 

 

刘昊然默不作声点了点头,心中满是愧疚。他从不认为自己有演戏的天分,而身边的欧阳年纪轻轻却比他自然得多。眼看着天越来越亮堂,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时就应该拒绝的。

 

刘昊然突然这么想到。

 

 

可又仍旧不甘。

 

 

他不甘于永远沉默在舞蹈学院,他不甘于一生平凡无为。如果说那年入校时,他还有机会回头,而如今他站在景山的最高处,他没有退路。确切说,从他答应签约,成为刘昊然的那一瞬起,他便走上了一条单行道。前途未知,身后虚无。但他唯有向前走。

 

 

 

 

远方的阳光已从地平线渐渐冒出,想再开始拍摄那一段戏已经来不及。导演临时终止了拍摄,将策划等人带入亭中修改剧本,便放刘昊然与欧阳去休息调整。

 

 

 

 

本想趁此空闲好好再琢磨琢磨剧本的刘昊然刚找了石阶坐下,便被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欧阳拉了起来,拽向栏杆。

 

「空闲的时间不是这么用的啦,这么好的机会看日出,要珍惜嘛。」

 

 

刘昊然无奈地朝这个有些自来熟的妹妹笑了笑。本将要说出口的拒绝,揉碎在了她绽出的笑容中。面对着她,他便说不出残忍的话来。

 

 

 

 

「我还从来没见过日出呢!我小时候曾经被我家人拉着上山等日出,可天还黑着我就睡着了。」

 

「回想起来超可惜啊!哎刘源哥,你有没有上山看过日出?」

 

 

欧阳望着远方的丝丝光线,微扬着嘴角。刘昊然几乎呆滞地看着身边被微光笼罩着的女孩。

 

 

他当然没有看过日出,而他的家人也从不会为了这种无聊的事带他上山。他的童年在欧阳的映衬下孤独而又无趣。他内心深处向往的一切,在这个女孩儿身上全都体现了出来。

 

「刘源哥?刘源哥?」

 

 

身边的叫唤让他从未知的情愫中回过神来,挠了挠头尴尬地回应道。

 

「啊……我没看过日出,谁没事儿爬山就为看个日出啊。」

 

「原来你们北京人那么无趣的嘛,我们那里有人为了看日出还专门搭帐篷住在山上呢。」

 

「不怕被野兽吃掉吗,我听说台湾的山里千奇百怪的动物可多了。」

 

「道听途说,怎么会啦,倒是北京才有可能吧。皇上说不准藏了奇珍异兽在这里咧。」

 

 

刘昊然被欧阳的话逗得发笑,也再无陌生人之间的顾忌,放开了与她交谈曾听说的故宫奇闻异事。讲到生动处也模仿着故事中妖魔鬼怪的声音吓吓身边的女孩儿,仿若自己便是那故事中的主角儿。

 

 

 

 

唠嗑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太阳便露了小半,颜色渐渐由白转为橘红。欧阳突然激动地拉住刘昊然的袖口,示意他终止故事,向远处望。

 

「刘源哥!日出!最精彩的地方要来啦!」

 

「我们一起跟着剧本中的喊好不好,那样好辉煌啊!」

 

 

刘昊然点了点头,答应了欧阳听起来傻子一般的建议。原本自己并未澎湃的心,此刻却被那逐渐耀眼的太阳激出越来越快的跳动。就好比是投篮时,抛出的球在空中旋转,落入篮筐前的那一刻,人的肾上腺激素在瞬间达到峰值。

 

 

 

 

太阳变红的瞬间,欧阳举起了手,向着远方不住挥动,放大音量忽视着外界的所有人,向太阳,向北京问了好。在她身边的刘昊然也学着她的样子,念着剧本上一样的台词,用着自己最大的音量,但却仅仅代表着刘源本人,向太阳,向北京问了好。

 

 

他在那一刻,获得了重生般的自信。

 

 

 

 

而他们二人仅仅作为自己的呼唤,被他们身后原本只准备拍摄日出的摄影记录了下来,作为刘星阳与宋歌,活在了电影中。

 

 

 

 

远方的太阳整个升了起来,日出也告一段落。欧阳被化妆师叫了过去补妆,准备接下来的拍摄,而刘昊然仍待在了原处。

 

 

他并非是留恋这一场日出,而是看到了一个在剧组中未见过的身影。

 

 

那人在日出之时未立于此地,而就在刚刚,摄影停止拍摄后,他才站到了离自己一米远的距离。

 

「那什么……我是来看日出的,我刚见你们在拍摄就回避了下,现在……没影响你们吧?」

 

 

那人被刘昊然盯地发慌,嘴角扯出一丝尴尬的微笑,先开了口。

 

 

「啊,没事儿。」

 

「你是演员吗?」

 

刘昊然看着他转向自己的脸,有些眼熟,但哪里见过却又说不上来。

 

 

 

 

「现在的搭讪方式已经这么高级了吗?」

 

 

那人突然的调侃让刘昊然紧张了起来,忙摆着手反驳。

 

「我是真觉得你眼熟。最近有一部抗日剧,名字我忘了。雪兔还是猎鹰的,你和里面一个演员长得真像。」

 

「雪豹。」

 

「啊……对。不好意思我真给忘了。」

 

「你这两个编造的名字差别也太大了点。」

 

 

刘昊然尴尬地挠了挠头。如果说他真是剧中演员,那自己的遗忘未免也有些太不尊重别人了。

 

「你这样年纪的,还看抗日剧?」

 

「我爱国。」

 

「二十一世纪的优秀代表啊,孩子有前途。」

 

 

「哎,我可被你绕进去了,你是不是演员啊?」

 

「就算是,你也叫不出我的名字,又有什么区别?」

 

 

刘昊然顿时语塞,他突然对未来的道路产生了相当大的怀疑。进入演员这一行为了什么?是为了证明自己。那么如何证明自己?是能让众人所熟知。而不被熟知的演员就如同没有躯壳的灵魂,飘渺不定,不知何时就会灰飞烟灭,一场秋雨过后了无痕迹。

 

 

那时的刘昊然不懂所谓的热爱表演而去投身于表演,他只知道他作为刘昊然,仅仅只是为了证明他刘源自己,而去选择了表演。

刘昊然x张若昀。 刘源「1」

食用说明:

半架空,但时间线啊什么的大概有bug【毕竟背景是那么多年前的事了orz】

可能会有部分昊x娜的部分【因为想写出一种成长的过程,不过最后就没有娜什么关系啦】

没有存货,先发是想督促自己别弃坑。尽量不弃坑,尽量orz【虽然没有什么人看啦】

有没有小可爱吃这对的,加个群嘛【群号:681985366】

暂时想到这么多,有建议在评论提嘛【笔芯】

 

 

 

 

 

 

 

 

 

刘昊然从没向大众透露,其实他在高中时便已见过张若昀。而这件事,张若昀极大可能是忘了的。因为在刘昊然无意间提起时,张若昀一脸震惊地扎刀:“昊然你是整过容了吗?!你要长现在这样我一定记得你。”

 

  

 

 

2011年,刘昊然被选入北京爱情故事剧组,跟随剧组奔赴北京景山公园拍摄他人生的第一场戏——万春亭日出。

 

 

刚进组的高中少年,从未接触过演戏。平常空闲总是付与游乐,鲜少将这宝贵青春浪费给电影。此刻的刘昊然站在景山脚下,身旁是比他大了好几轮的导演与摄影。青涩的少年只觉阵阵压迫感逼迫自己要离开。毕竟周围尽是专业人员,而委屈他们从头开始指导自己,着实是太麻烦人了。

 

 

一种还未发生便已预知的自责催促着刘昊然疏离这忙碌议论的人群,四下望了望,寻了那边稀稀拉拉的木栏倚靠着,百无聊赖地望向远方。清晨五点的景山,蒙了一层薄薄的雾,尽管夏天,却仍是寒气未减。景山不高,坐落的公园也并不大。不过是地理位置优越,攀上顶峰能俯瞰故宫全景,也深得游客的喜爱。甚至有人说登上景山山顶,也就没有必要去故宫了。

 

 

世人多注重形式,好似故宫的外景比内在要壮观有趣得多。刘昊然心里其实一直都明白,自己被选进组,也是因为这表面的形象。

 

 

剧组的人大多不会太过关注一个毫无演戏经验的孩子,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心知肚明,这样的“演员”不过是来露一下脸。观众看了赏心悦目,便也足够,根本不需要在意演技问题。可不屈如刘昊然,偏想证明自己。他低头,不自觉抓紧了手中薄薄的剧本。眼睛直盯着剧本上密密麻麻的字,却是一字未看入脑。

 

 

 

 

剧本什么的,早已熟记于心,不过是心中藏着事儿,外加初镜的紧张感让刘昊然看起来是呆滞的,以至于那边通融完入园时间的策划叫他时,没顾上回应。而被调侃了句“这小演员看剧本也太过认真”这样的话。

 

 

 

 

日出戏拍摄地点定在景山公园山顶的万春亭。由于景山的开放时间为六点半,剧组零散的一群人登山时唯初夏略凉的山风作伴,漫漫山路冷清得很。自愿落在最后的刘昊然心不在焉地爬着台阶,普通高中生惯有的好奇心,此刻却全被这该死的紧张感吞噬。一旁跟着他逃到队尾的欧阳娜娜瞥见其紧皱的眉头,虽不解具体为何,但也知道这个比自己年长不了几岁的哥哥一定有什么烦心事儿。

  

「刘源哥哥,你以前来过景山吗?」

  

  

12岁的小姑娘声音还未脱稚气,心智却是极为成熟。她不问身边的哥哥为何烦心,而去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来转移注意。这往往比直来直去询问要好的多。

 

 

刘昊然愣了会儿,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却又茫然地垂下眼摇了摇头。

 

「我不太清楚了,大概来过,也大概没有。北京的山都差不多。」

 

 

其实他很少出门,大部分空余时间都是窝在寝室或是他在外租借的小房。可是没来由的,面对着一个生长在台湾的小女孩儿,他一个北漂却也想要装得一副地道北京人模样。

 

 

不能完全算是所谓的尊严问题,不过是想证明一下自己活得很自在,顺带着欺骗一下自己,景山是由于景色单调而提起不了自己的兴趣罢了。

 

 

 

 

说到底还是尊严问题啊。刘昊然忽然意识到这点,懊恼地挠了挠头。

 

「哈哈哈,刘源哥你可别把发型给弄坏啦。虽然你没什么发型可言就是了。哎!你看!那边有只猴子!就吊在那棵树上!」

 

 

刘昊然顺着欧阳的手指方向望去,还没看清树影,头发便被一阵猛烈的揉弄。

 

「喂!你这小孩怎么这个样子,骗人又捉弄人。」

 

「哈哈哈,刘源哥怎么这么好骗。」

 

 

走在前边的策划听到他们的打闹回头叮嘱了句小心看路便也不在打扰。

 

 

剧组只他们二人未成年,两人碰面也不过才两三次,能够这样无所顾虑地打闹是剧组工作人员们意外的,也是想要看到的。

 

 

毕竟大家都知道,两个孩子需要指导的地方很多,但若是双方都不能很好地交流和相处,在拍戏的过程中,再多的指导也无法规避最后的成品会不尽如人意的结果。

 

 

 

 

十五分钟的脚程,剧组登上了山顶的万春亭,与前几天就驻扎在这里的其余工作人员碰了面。嘘寒问暖了一番,那边的摄像就开始摆弄起机器来。

 

 

刘昊然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本想稍稍整顿一下,准备马上的拍摄。还未站住脚,却被身边的欧阳拉到了砖头垒成的栏杆那儿。

 

 

「刘源哥你看!从这边能够直接看到故宫全景哎!我好想去一次故宫。外景那么好看,里边一定更气派。」

 

 

女孩亮晶晶的眼中满是期盼与向往,直直盯着一眼便可看尽的故宫。刘昊然看着身边的女孩儿单纯的模样,突然回忆起自己儿时第一次来北京,也是如此般对故宫的向往。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向故宫的方向拉拽,最后却仍是没能进入故宫的大殿。那时母亲以什么样的理由拒绝自己,早已模糊,而未能得到自己想要之物的那种心情却在近十年的成长中,融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么想着,刘昊然开了口。

 

「拍完这场戏,等空下来,我们去故宫吧。」

 

 

很奇妙的是,刘昊然自认自己是个怕生的胆小鬼,却对着身边的女孩儿,开口做出邀请。这样的脱口而出,让他感到不自然,以至于刚说完那句话,便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好啊好啊,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台湾呐,我的日程总是我最后一个知道。」

 

「要是这次看不到,那就下次呗。你来北京,我给你当导游。」

 

「好!就这么说定啦,拉钩!」

 

 

刘昊然看着欧阳点了点头,伸出小指,与女孩凑过来的小指缠了缠,便分开。他内心矛盾地思考着为什么会向欧阳提出这样的约定,并且还参与了拉钩这种极为幼稚的守信游戏。思考半晌却也只能将原因归结在欧阳的性格招人喜欢和仅仅的想念母亲上,这让他很苦恼。懊恼地叹了口气,便弯了腰趴在围栏上装作平静地看远方,而耳垂与脸颊却是泛上微红。


悄咪咪問問有人來群裡玩的嘛【超小聲】

紅秀他倆真的好甜/////嗚嗚嗚嗚嗚!!合照還站一起///

山河永固,海清河晏。

生日快樂張少年,您永遠年青。:)

【林秦】老友

應該算是意識流吧,沒有什麼劇情。
大概是友情向。
ooc挺嚴重的了。
如果都能忍受,那就祝食用愉快【並不愉快】:)





「0」

盖上笔盖,合起笔记已是深夜,起身去泡了一杯咖啡,在正对着电视的沙发前站着犹豫了下,弯腰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


电视频道还停留在林涛上次来时看的那个体育台,音量也是搁到无声的。


他顿时有些发笑,倚在沙发上,啜了口咖啡,也就依顺那无声的球赛继续打了下去。




突然的,有些感情呼之欲出。




他从不浪费时间去怀念谁,确切说,是很久没有了。大概除了儿时纠缠自己的那份记忆,那个人之外,他没再去怀念过什么。


同样,他也很久没被案件操纵过头脑了,完成结案报告就封锁进档案袋,连着自己因这案件激起波澜的心情。这种事儿已是稀松平常,得心应手。


人人都夸赞他的心理能力。


可偏偏今天,这俩屏障,全都失效了。




他有些讷讷地盯着电视屏幕,那些彩色的人不知疲倦地相互斗争,与自己上次瞄了几眼的那一场球赛,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现实的黑白更加明显了些,因为一个人带着的彩色在这间屋子里总显得不太够用。




「1」

他想起很多年前,林涛拽着自己去门卫那儿蹭看球赛,但被自己坚决拒绝后的一小段对话。


他抱着书盘腿坐在铁床下铺,听着林涛有些不耐烦地开口


「老秦,你知不知道你有些时候真的很没有人情味儿哎。」


面上是镇定地翻了页书,但内心里却是空白着,灵魂都沉重了几克。


一字未看入脑。




他知道林涛对他的好,对他的包容,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从未觉得这些就是本应他得到的。


他很想做些什么,企图回报一下林涛。


可真正到了要实践的时候,他仅仅做到的,不过递出一本书写工整详细的笔记。


连一场球赛时间,都不愿意为他付出。


就像是,林涛不过于他来说一位陌生人罢了,而不是他唯一的朋友。


可是他没办法表示出对于朋友的感情。




也并非是一丝一毫都未露出的。但他对于朋友的关心,几乎可以被他人忽略。太过微不足道,也太过特立独行。


所有他自以为绝对的关心,对于别人来说不过是普通同学之间例行公事般的交往。


特别林涛这样开朗,甚至算有些自来熟的。


跟谁都能称兄道弟的。


对于他借出笔记这件事儿当然是满不在乎,风淡云轻接过后道声谢,便了结。


永远不会知道那是他鼓起多大勇气的主动。




如果,仅仅如果。


他能回到那天,林涛拉着自己去看球赛直播的那天。


他一定要毫不犹豫答应。




「2」

他想起林涛曾说起过他孤独。


那是他们还不算熟络的时候。


他依旧是坐在铁床上读着书,听到那边认识不过一周的同寝室学生林涛,在一个有些闷热的下午,在那个只留下他们俩的寝室,闷闷地开口


「秦明?秦明是吧。我怎么看你都不说话的。」


「你……我觉得你有点儿冷漠,有点儿……唉怎么说呢?孤独吧……」


「啊,我没有恶意,就……一个寝室嘛,认识一下呗,我是林涛。」


他抬起头,眼神扫过那尴尬地挠了挠头的人。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我是秦明。」


很高兴认识你……




但这后一句,却是烂在了肚子里。




他一直记着林涛形容过他的那一个词,孤独。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孤独的。


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叫做孤独。


可是那天,他知道了。




他反思了好久什么是孤独。


后来,他在失恋的林涛身上了解了一些孤独的信号。




那是充满酒精和尼古丁的堕落。


那是胡渣的尖锐。


那是彻夜翻来覆去的声响。


还有……长长的叹气。




「3」

他想起林涛谈的那一场恋爱。


关于林涛所称呼的那个宝宝。




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在他进入警局前。


林涛开始提及那个宝宝。




忙着毕业论文的林涛,本应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这上面。可他却是天天抱着手机,宝宝长,宝宝短地,不分时刻语着音。


他记得那天在图书馆,实在是受不了身边甜腻的气氛,有些不耐烦地撇了林涛一眼,蹦出安静二字。


林涛尴尬地笑笑,摸了摸鼻尖,发出最后一条语音


「哎,宝宝啊。老秦嫌我太吵生气了,咱们就打字吧啊,乖。」




正如林涛会向他炫耀自己的宝宝一样,也会在女朋友那边提及他。


他知道那个宝宝的很多事儿,就像那个宝宝多多少少也了解一点他一样。




他记得林涛总是问自己,要不要见见他的女朋友。


但他总是拒绝。


比一些日子前拒绝去看球赛更毫不犹豫。


留下满脸受伤的林涛重复着那句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没人情味儿啊。」




在林涛的大学生活中,恋爱占据很大一块。


断断续续的,也谈了有四五次。


他记得林涛的初恋,是在与林涛熟络后的不多久。


那时的他,患得患失,太过害怕林涛女朋友的加入,会让他们本就不算坚固的友情慢慢倒塌。


每日每夜想着,不自觉地把林涛绑在身边。


几乎是一有空,就拽着林涛去图书馆自习。


美名其曰怕他挂科。




他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林涛的第一次失恋,有一部分原因在自己。




后来次数多了,他也就不再对林涛谈恋爱这事儿有过大的反应了,反而有恃无恐。因为他知道,林涛留给他的时间总是比与女朋友甜腻的时间要长得多。


甚至,他万分期待林涛一次次进入新的恋爱,再一次次分手后的一段段消沉的日子。同寝室的其他人是受不了屋里多了一具散发孤独与沮丧的躯体的,但他不一样。


他喜欢,他渴望有一个人同他一样痛苦。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的身边是有人陪着的。




「4」

他想起林涛的那个宝宝。


至今仍旧是热切甜腻得很。


他从未料到林涛的恋爱会有这么持久的一天。




之前的每场恋爱,都是以失败告终。




如果放在从前,他一定是忧虑的,患得患失的,被孤独所侵蚀的。


但那仅仅是从前,在经历时间磨炼后的友情坚不可摧,他不再会感到失落与悲伤。




可他依旧是孤独的。


他知道,可能往后,再也没有另一份的孤独去陪伴他,互相吸引取暖了。




但他已过了在乎这些小小得失的年纪。


他不再会因为自己的一时愉悦,而拖着别人无条件痛苦。




他习惯的永远都不会是那个堕落的林涛。


林涛应该永远自信,阳光,善良。




「5」

站在孤独的角度,他希望林涛一直陪着他,陪着他一同孤独。


但他更希望的,是林涛能拥有最好的生活,更好的未来。


从前是怎样的,现在不过是绕了一圈,总要回到原点的。




不过还是有些区别罢了。


他曾经的原点是孤身一人,但如今的,不再如此凄凉。




那么这一趟旅程,也算不负这一生了。




「6」

回过神来时,手里的咖啡已经凉透。


皱了皱眉,猛的喝下去一口,他叹出声长长的气。


注意力转移至恰到赛点的球赛上。


那些彩色的人影飞驰在球场上,黑白色的球在无数人脚下传阅,最后旋转着扑腾进一方的球网。


接着是一阵无声的呐喊。




他轻笑出声。


自己的情感好像有那么一刹那,被带进了现场。




他有些懂了林涛爱看球的原因。


那些连灵魂也是彩色的人影,总是能轻而易举触动他人的神经。


尽管是黑白色的球,经过了那么一阵扑腾,身上多少都带了点儿色彩的艳丽。




「7」

下次林涛再来的时候,陪着他看一场球吧,有声的那种。


尽一份朋友的职责,别再让人失落了。


那么多年的愧疚,也该放下让自己轻松一点儿了。




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东西,没必要让自己去担忧。




「8」

他的老友,林涛。


他想这么称呼他。


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未有轰然倒塌的可能性。


过去未曾有过的,在未来也绝不会有。




「9」

他放下咖啡,关了电视。任由自己瘫在沙发上,等待黎明的到来。


合上眼之前,他轻声嘀咕了一句


「我的老友啊,林涛。」

不知道為什麼,逛百度百科看到這條就特別感動。
我喜歡八月。:)

你們要把自己照顧好,好到遺憾無法打擾。

祝福他吧,不要說服自己。:)

公開的前一秒,我還在搜索著這倆甜寵的暗戳戳,結果qq跳了好幾條消息。兩位友人就接種轟炸我。

剛收到那張圖的時候,因為沒有顯示時間,我以為是舊圖,被別人翻出來的。結果一問,好嘛,公開了啊。

心中幾分歡喜幾分憂。

作為一個癡漢總是會難過的嘛,這不怨我啊。

難過歸難過,照片裡的張先生也太太太好看了吧!

張少年要成先生了,有種自家孩子長大的感覺。:)



到現在過去了好一會兒了,還不能完全平靜下來。一想到那張照片,那張照片裡的張先生,就心悸動了一下。

構思著他倆一定在一塊兒呢,發博時間相差6分鐘,可以幹什麼?

「今晚給你個驚喜,微博注意查收。」

嗯,艾特完以後,唐小姐會抱住坐在她身邊的張先生的吧。然後接一個不算短的吻。再共同構思一下唐小姐轉博的配字。

剛好6分鐘。

十指相扣,靠著對方,一起癱在沙發上。張先生會攔住唐小姐的吧,再低聲耳語幾句。



思考的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他們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公開,自己第一反應是想蓋住什麼。看到有人說好事將近吧,覺得實在挺有道理。

如果結婚在八月,那真是挺吉利的。

我喜歡八月,張先生也生於八月,會不會是他生日的時候呢?

後來又思考了一下,今年的張先生真的特別忙啊。霍去病也不過前兩天剛殺青,花少是春天錄的,唐小姐也在參加我們來了?。好像婚禮在這段時間籌劃會不會顯得太過倉促了。

不過想想,藝人是很忙,但總有自己的空閒時間吧?張先生一定是個善於規劃的人,還有那麼多的親朋好友,好爸爸幫助,也沒什麼不可能。

靜候佳音吧。



儘管我徹底失戀啦【不對】,但我還是欣慰。

榮幸我在他們公開前知道了他們,榮幸我能路過他們的全盛時期。:)



唐小姐請照顧好張先生啦。

當然張先生也請照顧好唐小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