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汣

站穩昊昀永不言敗。
糧少弧長但一片赤誠之心。
吃昊昀的同志們,我們聊聊。:)

刘昊然x张若昀。 11樓的房客【上】

RPS架空,小劉老張演員設定,雷者勿入!

未完待續,文風糟亂差,ooc

梗來源於半夜兩點被送錯的外賣(以為是什麼午夜凶鈴)嚇得半死的真實經歷

無聊是我的,可愛是他們的qaq

喜歡昊昀的來加群玩呀,群宣:681985366

 

 

 

 

 


 

刘昊然最近很烦恼,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人送错外卖到他家,还是凌晨两三点。

 

就像现在,门被锤得哐哐响,刘昊然躺在床上心里也把那外卖小哥从头到脚给他“哐哐”锤个一遍。

 

 

 

第一个不会用门铃还眼拙的锤门小哥,没把刘昊然给锤醒,倒是把邻居给吵出来了。刘昊然美美睡了一觉当然是不知情的,这事儿还是他出门碰到邻居时,邻居和他讲的。

 

第二个小哥,智商高点儿,会按门铃,就是眼神不太好,耐心也不够。还没等到刘昊然从床慢慢挪到玄关,就已经跑得没影儿了。只留他刘昊然一人和挂在门把手上的一袋外卖。刘昊然困得睁不开眼,拿眼皮决定放任外卖自由,怀着谁爱拿谁拿去吧,小爷我只想睡觉的暴躁心态,他砰得关了门重新挪回自己床上。梦中他依稀记得点了个什么差评,原因是外卖员敲门时长不达要求。原本以为过了一天那个顾客也该找到了他失踪的外卖,谁知第二天早上他出门的时候,那外卖依旧顽固得抱着他的门把手,不抛弃,不放弃。刘昊然无奈,为了阻止他一楼生态环境的再优化,只好忍痛拆散了外卖和门把手,以优美的抛物线断送了这段不满5个小时的一夜情。还真——有些可怜。不过,与床谈了不到五小时恋爱的刘昊然认为自己才是可怜的那个好吧。

 

第四个,第五个……

 

 

 

时间转回现在,刘昊然正在与敲门声作斗争。他烦躁地钻入被子试图隔绝玄关的躁动,可是忽视了,被子也是传播声音的媒介物。无论把被子罩得多严实,夺命连环哐还是无损音质,完美震动着耳膜。好吧,对着这么一个在门外如永动机般不知疲倦敲着门的小哥,刘昊然表示,这真的是有史以来最敬业的一个了。为了尊重一下别人的服务业,刘昊然压抑着把枕头丢他脑门上的冲动,硬着头皮从床上爬起来,披了件浴袍往门口挪。

 

「送错外卖了小哥,别再捶门了!」

 

刘昊然没打开门,只隔着门朝他吼了一句。门外被他吓得安静了几秒,但就在刘昊然以为对方终于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时,外面颤颤巍巍地来了一句

 

「哪儿错了,这不是111101吗?」

 

「什么11111?没这户人,我这儿101!」

 

「这不是您写的地址吗,我还研究了半天才从1号楼和11号楼之间做出了选择。」

 

 

 

刘昊然没辙,也实在听不懂门外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只好冷着脸打开门。小哥把地址单哆哆嗦嗦摊在他面前,上边还有用笔圈来圈去做数字分割的痕迹。刘昊然乍一看,也懵了。这人写的地址真的是完全不符合逻辑,明明可以好好写x幢x室的,他偏懒得打这三个中文字,留了几个111101混乱地在那躺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什么公安部门的座机电话,而不是什么良好居民楼的某一沙雕住户。

 

作为多年来沉迷探案的刘昊然同志,虽脑子还没清醒过来,但也是几秒就破解了这个悬案

 

「你可看清楚了,这是11幢1101,不是101。数数,这0前面4个1,xx小区11幢1101室,不是口字里一个叉。」

 

小哥盯着手里的外卖单,许久才嘟囔了一句,区不就是这么写的吗,口字里一个叉。刘昊然果断地把门啪上,将语文没学好的外卖小哥和同样语文很差的11楼住客的外卖关在了门外。

 

回到床上的刘昊然这次梦到的不是把外卖小哥锤了千百次,而是把11楼的住客拖下楼疯狂往他嘴里塞外卖。

 

 

 

为了防止再次被送错外卖,刘昊然第二天出门前在自家门上贴了个巨幅,上面歪歪扭扭趴着几个字:外卖请往11楼送。自觉这辈子大概都没机会吃外卖的刘·汤达人·昊然,自信地认为只要是外卖,那应该都属于11楼那位夜猫子的。

 

 

 

好像这一做法还挺有用,在此之后,刘昊然度过了一段与床清闲的蜜月生活,再也没经历残酷的分离与午夜凶铃的精神伤害。可是他没料到,有一天,快递代替了外卖被送错到了他家门口,还是比外卖大了几十倍的那种。

 

 

 

刘昊然过了两周奔波于剧组的日子,在终于闲下来的周六的梦中,听到了久违的捶门声。当然熟悉套路的刘昊然没有傻到下床,并且他可能已经累到梦与现实不分的程度。所以直到敲门声停止,刘昊然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

 

他从梦中醒来时,已经差不多一只脚踩在了睡死的边缘。打开锁屏一看时间,晚间新闻都已经结束了。胃里空荡荡的,连叫的力气都没了。除了昨晚的汤达人之外,什么也没剩下。刘昊然果断决定出门觅食,但他的门遇到了些问题。他发现有什么东西从外面抵住了他的门。好容易开了条细缝,透出去,瞥見了个快递盒子。在几次猛烈的撞击之后,这快递箱才腾给了刘昊然一个艰难通过的空间。

 

他盯着门口这个比他家最大的乐高盒子都要大的快递箱,思考着是谁窥探了他的居所,给他寄来的东西。在看到盒子上印着的三个大字后,他露出了个了然的微笑。但在仔细核对了收件人的信息后,他的嘴角又像是两端各挂了个外卖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来。他本以为是汤达人作为品牌方给他寄的,但这个收件人刘佳敏是个什么鬼啊?



-未完待續-

刘昊然x张若昀。 刘源「3」

歡迎大家踴躍加這個昊昀qq群呀:681985366

發現自己的文一如既往的無趣,有什麼好梗可以評論提呀【筆芯】

這篇很短orz

 

 

 

 

 

 

 

「我和你开玩笑呢,你怎么还认真起来了。」

 

那人见他迟迟不做应答,有些窘迫地开口「可别多想,我就一普通北京市民,闲来没事儿上山看看日出,谢谢你夸我有演员相啊。」

 

刘昊然心里装着被那人的一句话牵出来的一系列问题,此时还没想明白,只敷衍地回了一个「嗯」不再与他有所交谈。

 

 

两人沉默地看着远方不再泛红的天空,直到导演过来喊刘昊然过去补拍,也没人再打破这尴尬的场面。只是在刘昊然转身离开的刹那,身后人很轻地说了一句话

 

「你演的挺好的,加油。」

 

 

刘昊然没回头,坚定向前的背影好似没有听见这一句话,但那身后不再强烈的阳光却是灼得脊背生疼,由皮肤渗透进内脏。从陌生人口中收到的鼓励,既温暖如春日阳光,却又炽热如夏季烈日。刘昊然不知道是该感谢他的怜悯还是该愧疚自身的怯懦。只是那之后,他不再害怕镜头的直视,也不再畏惧去看镜头中的自己。

 

 

 

 

刘昊然结束拍摄的时候,那人早已不在。走在下山的路上,他的脑中不断地浮现那人的脸庞,越回想越觉得与《雪豹》中刘志辉的样貌逐渐重合,连眼神都是一模一样得坚定有力。他不禁加快了脚步。他想再次见到那人,他想问问他是不是剧中的那个刘志辉,可直到双脚踩上平坦的柏油路,也没再见到他的影子。

 

 

为什么会把刘志辉记得那么清晰?刘昊然说不清楚,只是那时打开电视,偶然看到雪豹中的刘志辉,就觉得亲切。他所追求的自己的样子如刘志辉一样是坚定而又有力的。他想要坚定得去走完自己选择的道路,他也想有力地与这世界作斗争。与所有亲近的人背道而驰,无所谓,只要顺应自己本心,朝着自己的选择走,就足够了。

 

他设想过刘志辉背后饰演者的样子,该是坚硬?或是完全反转,是温润的样子?无论如何,他一定是个心怀有志的样子。不多的戏份,却是被他演得出彩,而人物的塑造也是超出青年人样貌的沉稳。刘昊然很喜欢把视线放在配角身上,尤其是那些戏份尴尬的配角。刘志辉是他很少看到的青年演员中能不被资深前辈压制的配角。他敬佩的同时,更想要达到甚至超越这样的高度。

 

可他连最基本的接受镜头都是颤颤巍巍的。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一深入,又是那人的面孔出现在脑中。刘昊然没来由的觉得他一定是饰演者本人,只是本人没有承认,可脑中又有声音对他说,很多自以为是的确认感都是明知故问的虚假。他没能知道那陌生人的名字,无法去查询关于他的点滴,整个人像是虚假的一样,只有那抹熟悉感是真实存在的。

 

 

 

 

回到租住的公寓,刘昊然打开了电脑,关于《雪豹》的搜索结果仅仅几条,也全是关于主演的,丝毫没人提刘志辉的事儿。并不完善的百科中只是多提及了改编自小说。所有的配角好像仅仅停留在电视剧的一帧一帧中,成为主角的陪衬,成为背景的填充,而他们是不能够留在观众们的心中的。

 

 

他忽得又想起那人望着日出的样子,和嘴里无所谓的话语

 

「就算是,你也叫不出我的名字,又有什么区别?」

 

 

可他还是无名得很精彩。

 

 

那时刘昊然没能顾及那人表面无所谓下的在乎,而现在,他感受到了。他很想再见到他的时候,能吼出他的名字,告诉他,他记得,无论是刘志辉还是他陌生人。算是为了回礼那份灼热而又暖心的阳光吧。

 

 

如果能再见的话。



《明偵》第一期污|點截圖2333



P1開車的昀昀&惱羞成怒(劃掉)無比愉悅對著哥哥拳打腳踢的昊然



P2就是忍不住要開車調戲昊然的昀昀和&就是忍不住對哥哥動手動腳的昊然




P3“誰變|態?”“你變|態!”




P4玩著昊然弟弟兩|腿|之|間的“不可描述”,還笑得一臉燦爛的昀昀




P5是一直盯著哥哥看的弟弟prprprpr




P6同組啊同組!!







刘昊然x张若昀。 刘源「2」

Rps雷勿入。
吃昊昀的同好們,這個群了解一下:681985366
暫不更了,三個月後回來。
Ooc注意。


 

 

 

 

 

 

 

 

 

好在尴尬的气氛并未维持多久,剧组便叫了他们过来开始拍摄第一镜。刘昊然有些无措地整理了下身上穿的校服,不好意思回头看欧阳,只微低着头向导演那儿走去。

 

 

 

 

《北京爱情故事》的剧本是刘星阳与宋歌二人先相识再是去万春亭看日出告别,而在拍摄的过程中却是将结尾与开头颠倒。对于导演与老演员们来说,这是稀松平常的。而对于刘昊然这样毫无经验的演员,却着实有些为难。剧组为了资金与场地会将拍摄的顺序做调整,但剧情的跌宕起伏和感情的由浅入深是无法改变的,很有可能痛彻骨髓的分离却在两人相遇之前。

 

 

刘昊然的拍摄过程当然是极为不顺利,与欧阳的对戏尴尬而又僵硬,怎么都演不出那种若即若离的暧昧。几次三番的重新来过后,导演只好喊了暂停。那边的编剧跑来给二人指导了些演戏技巧还有人物心理的走向,便让他们再次尝试拍摄。可实践总需要过程,而距离日出的时间已所剩无几,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心急。在摄影有些不耐烦地指导走位下,刘昊然愈发紧张,连台词都念得断续颤抖。

 

 

导演见此状况,挥了挥手停止拍摄。将那边一脸懊恼的刘昊然和有些手足无措的欧阳喊了过来,轻轻捏了捏他们的肩,为他们打气。

 

「别紧张,万事开头难,何况你们互相之间也并不熟络,多相处交流下,放开些,别紧张。」

 

 

刘昊然默不作声点了点头,心中满是愧疚。他从不认为自己有演戏的天分,而身边的欧阳年纪轻轻却比他自然得多。眼看着天越来越亮堂,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时就应该拒绝的。

 

刘昊然突然这么想到。

 

 

可又仍旧不甘。

 

 

他不甘于永远沉默在舞蹈学院,他不甘于一生平凡无为。如果说那年入校时,他还有机会回头,而如今他站在景山的最高处,他没有退路。确切说,从他答应签约,成为刘昊然的那一瞬起,他便走上了一条单行道。前途未知,身后虚无。但他唯有向前走。

 

 

 

 

远方的阳光已从地平线渐渐冒出,想再开始拍摄那一段戏已经来不及。导演临时终止了拍摄,将策划等人带入亭中修改剧本,便放刘昊然与欧阳去休息调整。

 

 

 

 

本想趁此空闲好好再琢磨琢磨剧本的刘昊然刚找了石阶坐下,便被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欧阳拉了起来,拽向栏杆。

 

「空闲的时间不是这么用的啦,这么好的机会看日出,要珍惜嘛。」

 

 

刘昊然无奈地朝这个有些自来熟的妹妹笑了笑。本将要说出口的拒绝,揉碎在了她绽出的笑容中。面对着她,他便说不出残忍的话来。

 

 

 

 

「我还从来没见过日出呢!我小时候曾经被我家人拉着上山等日出,可天还黑着我就睡着了。」

 

「回想起来超可惜啊!哎刘源哥,你有没有上山看过日出?」

 

 

欧阳望着远方的丝丝光线,微扬着嘴角。刘昊然几乎呆滞地看着身边被微光笼罩着的女孩。

 

 

他当然没有看过日出,而他的家人也从不会为了这种无聊的事带他上山。他的童年在欧阳的映衬下孤独而又无趣。他内心深处向往的一切,在这个女孩儿身上全都体现了出来。

 

「刘源哥?刘源哥?」

 

 

身边的叫唤让他从未知的情愫中回过神来,挠了挠头尴尬地回应道。

 

「啊……我没看过日出,谁没事儿爬山就为看个日出啊。」

 

「原来你们北京人那么无趣的嘛,我们那里有人为了看日出还专门搭帐篷住在山上呢。」

 

「不怕被野兽吃掉吗,我听说台湾的山里千奇百怪的动物可多了。」

 

「道听途说,怎么会啦,倒是北京才有可能吧。皇上说不准藏了奇珍异兽在这里咧。」

 

 

刘昊然被欧阳的话逗得发笑,也再无陌生人之间的顾忌,放开了与她交谈曾听说的故宫奇闻异事。讲到生动处也模仿着故事中妖魔鬼怪的声音吓吓身边的女孩儿,仿若自己便是那故事中的主角儿。

 

 

 

 

唠嗑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太阳便露了小半,颜色渐渐由白转为橘红。欧阳突然激动地拉住刘昊然的袖口,示意他终止故事,向远处望。

 

「刘源哥!日出!最精彩的地方要来啦!」

 

「我们一起跟着剧本中的喊好不好,那样好辉煌啊!」

 

 

刘昊然点了点头,答应了欧阳听起来傻子一般的建议。原本自己并未澎湃的心,此刻却被那逐渐耀眼的太阳激出越来越快的跳动。就好比是投篮时,抛出的球在空中旋转,落入篮筐前的那一刻,人的肾上腺激素在瞬间达到峰值。

 

 

 

 

太阳变红的瞬间,欧阳举起了手,向着远方不住挥动,放大音量忽视着外界的所有人,向太阳,向北京问了好。在她身边的刘昊然也学着她的样子,念着剧本上一样的台词,用着自己最大的音量,但却仅仅代表着刘源本人,向太阳,向北京问了好。

 

 

他在那一刻,获得了重生般的自信。

 

 

 

 

而他们二人仅仅作为自己的呼唤,被他们身后原本只准备拍摄日出的摄影记录了下来,作为刘星阳与宋歌,活在了电影中。

 

 

 

 

远方的太阳整个升了起来,日出也告一段落。欧阳被化妆师叫了过去补妆,准备接下来的拍摄,而刘昊然仍待在了原处。

 

 

他并非是留恋这一场日出,而是看到了一个在剧组中未见过的身影。

 

 

那人在日出之时未立于此地,而就在刚刚,摄影停止拍摄后,他才站到了离自己一米远的距离。

 

「那什么……我是来看日出的,我刚见你们在拍摄就回避了下,现在……没影响你们吧?」

 

 

那人被刘昊然盯地发慌,嘴角扯出一丝尴尬的微笑,先开了口。

 

 

「啊,没事儿。」

 

「你是演员吗?」

 

刘昊然看着他转向自己的脸,有些眼熟,但哪里见过却又说不上来。

 

 

 

 

「现在的搭讪方式已经这么高级了吗?」

 

 

那人突然的调侃让刘昊然紧张了起来,忙摆着手反驳。

 

「我是真觉得你眼熟。最近有一部抗日剧,名字我忘了。雪兔还是猎鹰的,你和里面一个演员长得真像。」

 

「雪豹。」

 

「啊……对。不好意思我真给忘了。」

 

「你这两个编造的名字差别也太大了点。」

 

 

刘昊然尴尬地挠了挠头。如果说他真是剧中演员,那自己的遗忘未免也有些太不尊重别人了。

 

「你这样年纪的,还看抗日剧?」

 

「我爱国。」

 

「二十一世纪的优秀代表啊,孩子有前途。」

 

 

「哎,我可被你绕进去了,你是不是演员啊?」

 

「就算是,你也叫不出我的名字,又有什么区别?」

 

 

刘昊然顿时语塞,他突然对未来的道路产生了相当大的怀疑。进入演员这一行为了什么?是为了证明自己。那么如何证明自己?是能让众人所熟知。而不被熟知的演员就如同没有躯壳的灵魂,飘渺不定,不知何时就会灰飞烟灭,一场秋雨过后了无痕迹。

 

 

那时的刘昊然不懂所谓的热爱表演而去投身于表演,他只知道他作为刘昊然,仅仅只是为了证明他刘源自己,而去选择了表演。

刘昊然x张若昀。 刘源「1」

食用说明:

半架空,但时间线啊什么的大概有bug【毕竟背景是那么多年前的事了orz】

可能会有部分昊x娜的部分【因为想写出一种成长的过程,不过最后就没有娜什么关系啦】

没有存货,先发是想督促自己别弃坑。尽量不弃坑,尽量orz【虽然没有什么人看啦】

有没有小可爱吃这对的,加个群嘛【群号:681985366】

暂时想到这么多,有建议在评论提嘛【笔芯】

 

 

 

 

 

 

 

 

 

刘昊然从没向大众透露,其实他在高中时便已见过张若昀。而这件事,张若昀极大可能是忘了的。因为在刘昊然无意间提起时,张若昀一脸震惊地扎刀:“昊然你是整过容了吗?!你要长现在这样我一定记得你。”

 

  

 

 

2011年,刘昊然被选入北京爱情故事剧组,跟随剧组奔赴北京景山公园拍摄他人生的第一场戏——万春亭日出。

 

 

刚进组的高中少年,从未接触过演戏。平常空闲总是付与游乐,鲜少将这宝贵青春浪费给电影。此刻的刘昊然站在景山脚下,身旁是比他大了好几轮的导演与摄影。青涩的少年只觉阵阵压迫感逼迫自己要离开。毕竟周围尽是专业人员,而委屈他们从头开始指导自己,着实是太麻烦人了。

 

 

一种还未发生便已预知的自责催促着刘昊然疏离这忙碌议论的人群,四下望了望,寻了那边稀稀拉拉的木栏倚靠着,百无聊赖地望向远方。清晨五点的景山,蒙了一层薄薄的雾,尽管夏天,却仍是寒气未减。景山不高,坐落的公园也并不大。不过是地理位置优越,攀上顶峰能俯瞰故宫全景,也深得游客的喜爱。甚至有人说登上景山山顶,也就没有必要去故宫了。

 

 

世人多注重形式,好似故宫的外景比内在要壮观有趣得多。刘昊然心里其实一直都明白,自己被选进组,也是因为这表面的形象。

 

 

剧组的人大多不会太过关注一个毫无演戏经验的孩子,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心知肚明,这样的“演员”不过是来露一下脸。观众看了赏心悦目,便也足够,根本不需要在意演技问题。可不屈如刘昊然,偏想证明自己。他低头,不自觉抓紧了手中薄薄的剧本。眼睛直盯着剧本上密密麻麻的字,却是一字未看入脑。

 

 

 

 

剧本什么的,早已熟记于心,不过是心中藏着事儿,外加初镜的紧张感让刘昊然看起来是呆滞的,以至于那边通融完入园时间的策划叫他时,没顾上回应。而被调侃了句“这小演员看剧本也太过认真”这样的话。

 

 

 

 

日出戏拍摄地点定在景山公园山顶的万春亭。由于景山的开放时间为六点半,剧组零散的一群人登山时唯初夏略凉的山风作伴,漫漫山路冷清得很。自愿落在最后的刘昊然心不在焉地爬着台阶,普通高中生惯有的好奇心,此刻却全被这该死的紧张感吞噬。一旁跟着他逃到队尾的欧阳娜娜瞥见其紧皱的眉头,虽不解具体为何,但也知道这个比自己年长不了几岁的哥哥一定有什么烦心事儿。

  

「刘源哥哥,你以前来过景山吗?」

  

  

12岁的小姑娘声音还未脱稚气,心智却是极为成熟。她不问身边的哥哥为何烦心,而去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来转移注意。这往往比直来直去询问要好的多。

 

 

刘昊然愣了会儿,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却又茫然地垂下眼摇了摇头。

 

「我不太清楚了,大概来过,也大概没有。北京的山都差不多。」

 

 

其实他很少出门,大部分空余时间都是窝在寝室或是他在外租借的小房。可是没来由的,面对着一个生长在台湾的小女孩儿,他一个北漂却也想要装得一副地道北京人模样。

 

 

不能完全算是所谓的尊严问题,不过是想证明一下自己活得很自在,顺带着欺骗一下自己,景山是由于景色单调而提起不了自己的兴趣罢了。

 

 

 

 

说到底还是尊严问题啊。刘昊然忽然意识到这点,懊恼地挠了挠头。

 

「哈哈哈,刘源哥你可别把发型给弄坏啦。虽然你没什么发型可言就是了。哎!你看!那边有只猴子!就吊在那棵树上!」

 

 

刘昊然顺着欧阳的手指方向望去,还没看清树影,头发便被一阵猛烈的揉弄。

 

「喂!你这小孩怎么这个样子,骗人又捉弄人。」

 

「哈哈哈,刘源哥怎么这么好骗。」

 

 

走在前边的策划听到他们的打闹回头叮嘱了句小心看路便也不在打扰。

 

 

剧组只他们二人未成年,两人碰面也不过才两三次,能够这样无所顾虑地打闹是剧组工作人员们意外的,也是想要看到的。

 

 

毕竟大家都知道,两个孩子需要指导的地方很多,但若是双方都不能很好地交流和相处,在拍戏的过程中,再多的指导也无法规避最后的成品会不尽如人意的结果。

 

 

 

 

十五分钟的脚程,剧组登上了山顶的万春亭,与前几天就驻扎在这里的其余工作人员碰了面。嘘寒问暖了一番,那边的摄像就开始摆弄起机器来。

 

 

刘昊然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本想稍稍整顿一下,准备马上的拍摄。还未站住脚,却被身边的欧阳拉到了砖头垒成的栏杆那儿。

 

 

「刘源哥你看!从这边能够直接看到故宫全景哎!我好想去一次故宫。外景那么好看,里边一定更气派。」

 

 

女孩亮晶晶的眼中满是期盼与向往,直直盯着一眼便可看尽的故宫。刘昊然看着身边的女孩儿单纯的模样,突然回忆起自己儿时第一次来北京,也是如此般对故宫的向往。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向故宫的方向拉拽,最后却仍是没能进入故宫的大殿。那时母亲以什么样的理由拒绝自己,早已模糊,而未能得到自己想要之物的那种心情却在近十年的成长中,融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么想着,刘昊然开了口。

 

「拍完这场戏,等空下来,我们去故宫吧。」

 

 

很奇妙的是,刘昊然自认自己是个怕生的胆小鬼,却对着身边的女孩儿,开口做出邀请。这样的脱口而出,让他感到不自然,以至于刚说完那句话,便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好啊好啊,可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台湾呐,我的日程总是我最后一个知道。」

 

「要是这次看不到,那就下次呗。你来北京,我给你当导游。」

 

「好!就这么说定啦,拉钩!」

 

 

刘昊然看着欧阳点了点头,伸出小指,与女孩凑过来的小指缠了缠,便分开。他内心矛盾地思考着为什么会向欧阳提出这样的约定,并且还参与了拉钩这种极为幼稚的守信游戏。思考半晌却也只能将原因归结在欧阳的性格招人喜欢和仅仅的想念母亲上,这让他很苦恼。懊恼地叹了口气,便弯了腰趴在围栏上装作平静地看远方,而耳垂与脸颊却是泛上微红。


悄咪咪問問有人來群裡玩的嘛【超小聲】

紅秀他倆真的好甜/////嗚嗚嗚嗚嗚!!合照還站一起///

山河永固,海清河晏。

生日快樂張少年,您永遠年青。:)